出门在外的儿子

发布于 / 感受生活 / 7 条评论

  儿子在北京拍回的故宫照片
[align=center]2006-08-10_011258-0.jpg[/align]
  7月26日 妻说6点不到,儿子就发了短消息,说起床了。问他睡得好否,他只说一个字,好!中午,我在食堂吃饭的时候,他来了个短消息,问你在干什么?我回说在吃饭,你吃了吗?上午感觉如何?他说:吃完了,感觉挺好。我说:好!为你骄傲!中午休息一下,下午有精神了。他说不累。
  下午4点45分,我去短消息问他下课了没有。他回说不累,现在上厕所,接着洗澡。晚上要上夜自习,打电话再说。晚上6点多的时候,他来短消息说可以打电话了。我们又是挨个跟他通电话,父亲跟他打电话,说要他坚强点,他说明天就回来了,又惹得我们哈哈大笑。通过交谈,得知他已经适应了学校的生活,吃得习惯,上课不紧张,下午还去打篮球了。第一天他的表现,比我们想象的要好,好象他还挺体谅我们的,老说放心好了,感觉挺好,适应的。
  晚上,妻跟严秋雁交流,她女儿在学校的事情都会跟家里说,包括学的什么,老师教得如何,北京环境怎么样等。而儿子的回话却跟电报一样简短。妻列了提纲,说要问儿子一些事情,我说你管他干什么啊,他不愿意说就不要去问他了,有的事情提醒他一下就可以了。孙盈侄女的消息还要少,手机老关的,回电话也很简短,还好,她跟我儿子在一个班上,也不会有什么情况。

  7月27日 今天儿子的短消息明显少了,只有中午的时候我一个,问我在干什么?我说在休息,问他今天的感觉,还是一个好字,于是叮嘱他要抓紧机会多学点东西,要把所见抽得的东西记录下来,多拍点照片,他回答还是一个哦字。下午妻说儿子的手机没电了,说是要充电,晚上就不要打电话了。下午和朋友一知说好,下个学期请他太太在双休日帮助儿子补习语文,这是他的弱项。晚上散步时,去拜访了一个小后生,开电脑店的,他通过我和我儿子成了朋友,不过非常的忙,我们进去,他就出去帮客户安装电脑去了,等了半个多小时还没回来,我们就回来了。

  7月28日 今天儿子不主动给我发短消息了。晚上的时候,他妈妈发短消息问他干什么,他说去洗澡了,过了半个小时他问他洗好了没有,他说洗好了,我说你晚上下课后我们给你打电话,他说那得等九点半了。晚上他们一直在看英语原版片,看到九点半的时候,他来短消息说,还得一刻钟,然后问爷爷奶奶呢?我们想叫他打个电话过去,后来想想时间太晚了,就没叫他打。9点40,他来电话了,我问他为什么不给我发短消息,他说你没给我发啊,问他洗衣服没有,他说明天洗。我说你才洗了一次衣服啊,他在电话那头嘿嘿笑,听上去很愉快。他说已经到寝室了,马上要睡了,不说了,说挂了。晚上妻给我看他儿子发的短消息,其中有一条问他同学们对他怎么样,他说谁对谁都好。还说吃得饱,晚上睡够十小时,看上去,他对那个新环境完全适应了。

  7月29日 本来昨天说好,妻和我一起去溪口看水蜜桃节活动,结果昨晚来了一个电话,说她一个表姐出车祸没了,上午要去奔丧。结果早上就和老同学一起去了。昨天得到的情报是上午8点半开始,结果8点钟活动就开始了,看了个尾巴。天热,10点半就回来了。
  中午看电视,新闻30分报道说北京的雾大,温度高,气象部门发出了霉变指数预报,于是发了个短消息给儿子,问他北京大雾了吗?他说没有,但每天是阴天,我说我们今天这里又高温了,晴空万里,天上没有一丝云彩。他说北京的天空上云层很查,飞机下降的时候用了半天。我说飞机是雷达导航的,不需要手工操作,下降的时候是一点点降低高度的。他说知道。他也真知道,凡是科学的知识,快比我懂得还多了,什么汽车引擎,涡轮增压啊,我都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,他却了解得清清楚楚的。
  下午在小溪岙的时候,他又来短消息了,问我吃了没有,我说哪有这么早啊,人还在外面呢,叫他问一下妈妈。他说好的,过了一会又回说,她说还没呢。6点钟我回到家里,吃完饭,给他发短消息,说:听说你在北京的最后一天,有人看到你在地上磨肥皂,人问你为什么,你说如果不擦掉一点,妈要看出我半个月没洗澡了。他回:废话。问他洗衣服了吗?他说刚洗。
  晚上到岳林广场和县江边拍照片,8点半回来,妻回来就睡下了,9点半的时候,我找妻的手机,想看看儿子有没有短消息过来,这时家里的电话就响了。儿子说,你要我打电话给你啊,我就打个。我明白这是妻的吩咐。问他感觉好吗?不是不马上要睡了?他说好的,要睡了,没事就挂了。说完就挂了。晚上母亲和妻都说儿子在电话里好象懒得说话,态度冷冷的,不象在家里喋喋不休,说不完的话。也许儿子还不习惯在电话里交流。

  7月30日 天气太热,家里接连2人发烧了。妻昨天就发烧,今天上午自己量体温才发现,今天傍晚的时候才好点。她也觉得奇怪,昨天去江口奔丧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啊,禁不住在私下嘀咕。晚上8点半,儿子来电话,说跟爷爷奶奶已经打过电话了,奶奶发热了,38度半,要我们去叫奶奶一定要去挂盐水。母亲晚上的时候说身体不舒服,晚饭后碗还是我洗的,没想到体温这么高了。儿子在外面了,懂得关心家里的大人们的身体了,真是让人感动。搁下儿子的电话,妻打电话给我母亲,一定要她起来,去村卫生室打针,我们随后看着母亲挂了盐水,我把明天的药钱也付了,要母亲明天一定要继续看医生。

  7月31日 今天儿子没主动给我发过短消息。妻说下午的时候,发短消息问过奶奶的身体怎么样了?晚上9点多来电话,我说你英语学得怎么样,有没有收获啊?他说有的。我说你说几句给我听听?他说不说不说。回去说给你听。随后又说,回来之后我要玩游戏的啊。我说你要玩多少天?他说十天,我说好的,每天半小时,他说不行,要一小时,唉,孩子毕竟还是个孩子啊。

  8月1日 儿子没跟我联系过。傍晚打电话到父母家,照例问今天好不好之类常规的话。然后他一个个问家里人,这两天妻和母亲同时感冒发烧了。他问奶奶呢?我说到外面去散步了。他也没怀疑。

  8月2日 晚上6时来电,问他一切都好嘛,他在那边呵呵笑着说好的好的。跟妻通电话时说,你跟阿姨说一下吧,我们在北京少玩几天,想回家了。电视没得看、电脑没得玩,饿极了。问他花了多少钱了,他说不知道,带去的食品吃完了,现在每天买一面快速面,晚上睡前泡着吃。吃得好,睡得更好,这是他对自己的北京学校生活的总结。孙盈说,他女儿不喜欢油腻食品,吃不饱,都饿怕了,现在嘴巴里外都起泡了。

  8月3日 下午2点多,儿子给妻发短信,问:坐班车到总部吗?妻正感冒呢,看了一会没明白,回短信问他说什么,他说没什么。结果让妻纳闷了一下午。晚饭后,按惯例他应该来个电话或者短消息,可是一直没来,严秋雁倒来电话了,问儿子有没有在正常联系,妻说正常的,每天一个电话。严秋雁说她侄女两天没给家里电话了,打电话也一直关机,叫儿子给她说一声,给家里打个电话。妻答应了,拨电话给儿子,那头说暂时无法接通,再拨,还是一样,一直拨了半个来小时,不通,联想起下午莫名其妙的短信,不禁有点担心了。我说赶紧回家,我查电话去。打开电脑,先查了儿子在北京的学校的电话,通州区运河西大街九号中华商科学校的电话。妻打过去,那边告诉我们新东方学校的电话,再打到新东方学校,问班主任的名字和联系方式,那边问我们班级的编号,一下子说不出来,挂了电话,查。查到班级编号,再打过去,那边再问了孩子的姓名,说会通知班主任的,由他找到孩子,通知孩子们给家里打电话。等了五分钟,还没动静,再打过去。那边说已经通知了老师,也找到了孩子,跟孩子们说了。我纳闷这不会是学校的托辞吧,那有这么快的?没想到,刚刚搁下电话,电话铃响了,是母亲打来的,说儿子已经打电话过来了,他刚才是没电了,8点多会再打电话来的。这才放下心来。过了不多久,电话铃又响了,我接起一听,是儿子的,我冲电话嚷道,你怎么搞的,电话为什么不接,儿子说没电了正充电呢。我说你下午的短消息啥意思?什么班车、总部,他说是老师要他们登记填表,结束那天家长到总部接还是学校接,他搞不清楚,所以来短消息问,我说填好了吗?他说填好了,坐班车到总部。我说你妈妈急得正在哭呢,他说啊?我就把电话给了妻,他们就叽叽咕咕地说同伴什么的事情了。晚上睡前,妻说,要把跟儿子的短消息,捡重要的,用一张纸抄起来,她立说立行,马上抄了满满一张。她抄的同时,我写了这么多,她凑过来看了一下,说:罗里罗嗦!

  8月4日 儿子的短消息越来越少,中午我发一个过去,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才回,说是现在上卫生间,等会打电话,一刻钟后,电话响了,妻去接听,对他说,现在你的学习到计时了吧。他又说,要不结束了我独自先坐飞机回来了。妻说,这不行,飞机票是阿姨订的。我接过电话说,你不要装出不高兴的样子啊,要听大家的,回来以后我再给你加五天每天半小时的电脑时间。他问,每天一个半小时?我说是啊。他马上高兴地说,好的好的。晚上,妻给他短消息,提醒他今天晚上洗好衣服,明天就不要洗了,准备打包,不要忘记东西。他问:什么是打包啊?

  8月5日 今天一大早,母亲抱病去买了虾,在微波炉中烤了,要委托严秋雁带过去给儿子他们吃。晚上,我们外拍回来,8点了,到孙盈公司,把虾送过去,严秋雁第二天要飞北京接孩子们,顺便带他们在北京玩几天。回来已经9点了。快10点半的时候,儿子突然来了一个短消息,说一切都好了,刚才妈妈的短消息我没看见。接着我的手机铃响了一下,我看是儿子来电,就回拨过去,那边很热闹,我问:你怎么还没睡啊?他说我刚睡下。妈妈呢?我说,她睡了。他就说,那没事了,再见。原来妻晚上给他发了好几个短消息,一直没见他回,大概他也玩去了。这是他在学校的最后一天了,马上就要结束了,比较兴奋。

  8月6日 上午,妻在广州的同学来,陪着游览了溪口主要几个风景点,中饭后,他们打的回宁波,我们也回奉化。下午帮传仙妻子扫描一个服装样本,然后和夏夏去方桥,在方桥桥头巧遇网友九牧。他写的《方桥印象》,我看了之后印象非常深刻。他带我们去了龙漂墩的锡命堂,据他介绍,说是明代建筑。现在明代建筑在奉化的已经是很少了。在龙潭墩拍摄的时候,妻来电说,儿子已经碰到严秋雁了。晚上在亚细亚吃饭,席间,孙盈与严秋雁通电话,我顺便跟儿子说了几句。问他好不好,他说好,明天去哪,他说你跟阿姨说吧。严秋雁说三个小家伙情绪还可以。明天长城,她已经租了一辆汽车,这样行动就方便了。孙盈说,他们可能就住三个晚上,这样星期二就可以回家了。

  8月7日 今天轮到我病了。拉肚子。下午上医院看病。晚上有点低热。晚饭后一直打不到儿子的电话,后来打到了严秋雁的,说是在逛王府井。儿子说热死了。过了一个多小时他又来电话,声音低沉,问他累不,说还好。听起来情绪不高。

  8月8日 晚饭前,儿子来电话,问他今天去哪了?他说不知道。我说什么?你了哪里也不知道。他说是故宫、天坛。又问有没有纪念堂?他说人太多了,一个死人有什么好看的。又说明天将去清华、北大,晚上飞机回奉化。吃了晚饭,去孙盈处,说明天接机事情,孙盈问了,明天那边是晚上10点05分飞机,这样到宁波快12点了,孙盈说他一人去机场接,然后送到家。从孙盈和严秋雁的电话中知道,他侄女和我儿子下午闹罢工了,不肯出去走,只愿呆在房间里看电视。说是明天上午的升旗仪式也懒得去看。我和妻轮流发短消息给他,威胁他如果不去参加明天的活动,回家后一切奖励政策取消。他说我没听见。我说看见就可以了。他说也没看见。我们谈起,他们年纪还小,知识面不够,这样的旅游对他们没什么吸引力。

  8月9日 今天是儿子在北京的最后一天,中午11时,妻打电话跟我说,儿子上午去看升旗了,然后去了清华北大。这会儿正在饭店呢。晚上回家,妻跟他打电话,他说正在往机场的路上,晚饭已经吃了。随后严秋雁说,这几个孩子都等不用回家了,下午她和女儿去书店,她侄女和我儿子就在饭店看电视,晚饭后退了房,去机场都迫不及待了,好象到了机场就跟到了家一样。晚上8点半,我再打电话,儿子说在机场玩手机游戏等飞机呢。我说别玩了,等会当心晕机。他说不会,坐飞机很舒服的。9时半,我查了宁波机场的消息,这班飞机要到晚上11时55分到过宁波,就给孙盈打了个电话。孙盈说他11点去机场。我说我等会就在大成路交叉口等。
  晚12时10分,孙盈来短消息,说他们正在出来。16分,又来消息说,看见你儿子了。我也重新穿上衣服,准备去接,同时,给他短消息,让他慢慢开好了。
  12点55分,在大成路口接到。1点05分,到家。说29日那天洗过澡后没好好洗过,开始两天一次,后来看到他们都不洗了,他也不洗了。晚上要洗他半个钟头,说着三下五除二,脱了衣服,钻进了卫生间。

  【完】

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,转载自: 行摄思书 » 出门在外的儿子
  1. avatar

    呵呵,刚才回得时候没看最后,回来了:)

  2. avatar

    祝小道一路顺利:)

  3. avatar

    孩子出门在外,正应了一句话: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  4. avatar

    看来现在他好多事情还不懂,想自己小时候其实也差不多啊

  5. avatar

    最后两句好玩。 :P[lol]

  6. avatar

    很温暖……

  7. avatar

    关心儿子的父亲令人羡慕,儿子知道你为他记录的点点滴滴,会很感动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