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年前,从北京一晃而过

发布于 / 感受生活 / 3 条评论

2012-07-10_105654-0.jpg
 
  像我这样年纪这样职业的人,仅去过北京一次的,恐怕已经不多了。下午,是我第二次去。
   
  第一次,也是上次去北京,已经20多年了。1991年12月,我随领导去北京拜访有关部委,并参加本地一家企业在梅地亚中心举行的商品发布会,在北京呆了三四天。领导带我去,主要是看我平时工作比较辛苦,去北京除了给他们做服务工作,还可以放松一下。我们到北京后,拜访了几个部级单位,把该办的事情办完。最后还有那个商品发布会。领导看没啥大事了,让当时在驻京办工作的我的一同学,带我参观故宫。当年我那同学虽说在北京已经工作了几个月,但也从没去参观过这些景点,所以两人都是头一回游故宫,看什么都新鲜。印象中,故宫好大,从天安门进去,到后门出来,花了大半天时间。
 
  当年我们都穷,毛主席纪念堂是免费的,排队参观了。上天安门城楼要另外加钱,我们没上去。故宫里面的好多展览,都要另加线,也一个没进。就沿着中轴线走,大半天时间下来,累得我们两个腰酸脚疼。出了故宫,我们找了个小饭馆吃饭,点了两个菜,老板问我们要不要鱼,我们说来一份吧。结果等前面两个菜吃得差不多的时候,伙计将鱼端了上来,比洗脸盆小不了多少的一大盆鱼汤,咣的往桌一放,把我们两个惊呆了:首都人民好客气啊,如果这鱼先上桌,我们啥都不用点了,光吃鱼就能把我们俩吃撑了。
 
  这顿午饭加晚饭吃完后,我们回到酒店,本来第二天上午让我们去参观八达岭,下午赶回来参观商品发布会。到了酒店,领导已经见了准备开商品发布会的厂长,听了他们的汇报,看了他们的材料,对我说,不行,你们明天不能去八达岭了,先把材料修改一下,他们的整个活动安排都不行。于是,听领导吩咐完了之后,我半夜时分开始修改会议的安排和领导的讲话,包括那个厂长的讲话都得我修改,而且几乎是重写一遍,等任务完成,东方已经开始发白了。
 
  稍眯了一会儿,赶紧将材料送到宾馆的服务部打印。打印后再复印,当年的打印复印速度慢,将忙完这些,已经时近中午。吃完午饭,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梅地亚中心的会议现场,接待邀请来的客商、媒体记者。直到发布会结束,晚饭开始前,一刻也没停过。
 
  晚饭是在梅地亚中心吃的。餐厅的暖气开得真是足啊,吃得我们满头大汗。我们南方去的人,习惯把衣服厚厚的穿足了,室内室外一个样,可以调节的,最多就是一件外套。可北方人在外面时厚厚的,进了室内就只剩下一件单衣了。那个晚饭吃得实在遭罪,吃到一半,我实在忍不住,跑到洗手间,把毛衣全脱了,只剩下一件衬衣。没想到饭一吃完,领导们说走就走,我换件衣服的时间也没有,跟着领导跑出大厅,发现外面正下着雪。一件西服加一件衬衣,跑到零下一二十度的外面,这反差实在太大了。幸好车子马上来了,我钻到车里,感觉好了点,等车开到住地,我马上跑到宾馆大堂,这才算没挨冻。我们同去的市服装总公司老总,出差总跟我住同一个房,那些年正流行太空棉,他里面穿着一件太空棉衬衣,外面套了一件夹克外套,在纷飞着大雪的大街上昂首阔步行走,吸引了许多路人的眼光。我说你这广告可做得真好!回来后,他特意给我批了几件打了很低折扣的太空棉衬衣,伴我度过了好几个冬天。
 
  商品发布会结束后的第二天,我们就回来了,这一易20多年过去了,我再也没去过北京。
 
  那年去北京,印象深刻的事情还有这么几件:一是到国家部委机关去拜访领导。每个大门前都有站岗,出示介绍信后才给放行。每次都是到了单位之后,我临时在空白介绍信中填写对方单位的名称。没有桌子平台啥的,好几次我都是趴在墙上填写。到了大机关,看到他们的办公条件实在差。处长副处长不用说了,多人挤一个办公室,就是司局长,也少有单间办公的。有一个机关,我们要找的人正在开会,同办公室的人让我们等一下,他在一个很大的桌子下,抽出一张长板凳来,说,你们在这坐着等吧!我忍不住掩嘴偷笑:这长凳,在我们最偏远的乡政府,恐怕也不好找了。
 
  在另一个机关,要拜访的领导长什么样子,我们的领导也忘记了,于是拿着名片问过去,在一个两人对坐的办公室,有一个领导闻声起身,迟疑地握着我们领导的手,却想不起我们的领导是谁了,于是我们的领导再重新发一遍名片,对方这才像突然想起来了一样:哦哦,是你啊,我们见过……
 
  当年领导们办的什么事情,我全忘记了。感觉最好的是一个晚上,跟着与我同室的服装总公司老总去拜访部办公厅主任。开始我还不敢去,老总说他们是老熟悉了,跟到了自己家一样,尽管放心。果然,到了那大主任家之后,发现那个大主任一点架子也没有,还切了西瓜让我们尝。大冬天的能吃到西瓜,对于我来说,太稀罕了。1990年代初啊,夏天吃西瓜,我还得掂量一下子呢。
 
  当年,大街上的大众交通工具是面的,黄色的,北京人叫“蝗虫”。有一次我们在宾馆门前等车,几个面的司机闹着玩,其中一个突然从车子里抽一把刀,作势要刺另一个人的车胎。我们的驻京办主任是个女同志,骂道:干啥啊,吓死人了!那司机闻声,笑嘻嘻地说玩笑玩笑,把刀收了起来,看得我心惊肉跳。北京当时也有出租车,车子堵在路上不走,计价器也往上跳。有天傍晚,同去的一个同伴受同事委托,要去看一下在北京上大学的同事女儿,并捎给她一点钱,结果,出租车七弯八绕的到了学校,等在诺大校园里找着那学生,她父母捎给她的钱还不够我们付出租车钱……
 
  北京那个年头最便宜的大概是大栅栏那一带的的皮夹克了。一色的小店铺,卖的全是廉价的皮夹克,记得我也在同伴的指导下,买了两件回家。两件亚克一件我穿,一件老婆穿,而在样式上看,黑不溜秋的,男女一个样。这两件夹克,我们也穿了好多年,样子虽然不咋的,但保暖性确实不差。
 
  吃饭也便宜。除了我跟同学那顿饭外,我们吃得最多的是涮羊肉。满满一桌十来个人,个个吃个肚圆,花的钱还不够我们在家乡饭店吃上半顿。而且那味道着实令人怀念。回家之后,我花了大半个月的工资去买了个铜火锅,想如实炮制,可不知道这火锅的结构不行,还是我们的木炭温度不够,火锅的水从没烧开过,后来当废铜卖了。
 
  不过,大饭店的饭菜可贵了,我们开商品发布会那天,晚上的执行宴会是那家企业出资的,听说席间喝的椰子汁,要好几十元一听。我们同桌中有一北京司机,一口气喝了好几听。临近结帐的时候,听说要这么贵,我们暗暗骂那人:他肯定是明白的,所以,一口气喝掉了我们好几百,相当于我们几个月工资啊!
 
  头一次坐地铁,也是那次在北京,就是我与同学去故宫那天。线路他也不熟,坐过了一站,回到地面后,往回走了半个来小时。那时候我就感慨,这大城市,真不是人呆的地方。
 
  20多年过去了,我们这小地方已经变得让我们自己经常找不着路了,这北京的变化肯定更大了,不过20年前的那次,除了在故宫游玩了一天,我都在忙着埋头做事,去过没去过一个样,再大的变化,对我来说,也没多大意义。再者说了,中国的大城市,哪个不是同一个模子出来的?况且,听说我这次去的地方是远离城市的山沟沟,北京,仍然只是一晃而过而已,哈哈!
 

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,转载自: 行摄思书 » 20年前,从北京一晃而过
  1. avatar

    二十年前你去的时候,我刚好在北京读大学呢,早知道我给你当导游啦,哈哈!对于北京的感慨真大,这二十年,变化的不仅仅是城市,人的变化感觉比这社会还大!我大学毕业后,也没再去过北京,悲哀啊!
    [reply=大道,2012-07-17 02:19 AM]哈哈,时光不可回流嘛![/reply]

  2. avatar

    第一次去北京是89年12月底,也是第一次在宁波庄桥军用机场坐飞机,等行李和证件检查好后,就兴奋地蹦跳进去了,结果后面传来一声呵斥,停止,回头“哎呀,妈啊”不知啥时冒出来,后面直挺挺站着一位荷枪的军人,威严的盯着我,示意我后退:原来要进行安检;检查人员用一种看下里巴人神色的看着我,让我重走安检门。
    所以,第一次坐飞机,进了二次安检门,头次蹦进去,第二次走进去,二次安检门都没响,但把我吓了一大跳。
    [reply=大道,2012-07-17 02:19 AM]你比我早坐飞机好多年啊![/reply]

  3. avatar

    哈哈,俺也只去过一次,是跟旅游团去的,印象就是长城比较雄伟。
    [reply=大道,2012-07-17 02:20 AM]长城我还没看过呢[/reply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