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感冒了一回

《又感冒了一回》
  这次感冒来得比较突然。周五晚上感觉喉咙有点痒,心想不好,不会是又要感冒了?其实每次感冒前,在一段时间内是有先兆的。前阵天气阴冷,雨水多,我仍坚持每天晚上散步,有几个晚上是被雨淋了的,加上走急了,又比较热,有时候免不了要出点汗。在这样的条件下,很可能会形成湿包火的体质。有几天也有喉咙痒,但有时候牛饮上几壶热茶,第二天就好了。但这回很不幸,周六早上赶来,喉咙没好,痒得更厉害。
 
  起来后,赶紧叫了儿子一起去街上买金桔,得做一瓶金桔酱了,以备不时之需。下午,天还有雨,决定不出门了,煮了一壶老白茶喝,喝完后熬金桔酱。晚饭的菜还是我炒。但非常奇妙,说完饭正要洗碗的时候,我突然感觉头晕乏力,自觉好像发热了——感冒加重了。量了一下体温,果然有微热。身上一阵一阵的冷起来,头也越来越胀,晚上继续在家里喝茶,亚青给我做了艾灸,又煮了一大碗蓟艾酒,我不明就里,喝完后一会儿就红头赤颈了。这个晚上就只能早点睡了,11:00睡下,这在近几年我的历史上是超记录的,同样还有一个是日行8000步的持续时间758天被定格了,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打破这个记录。睡前的体温是37.7度。
 
  这一个晚上躺在床上简直云里雾里,感觉从没睡着过。前半夜冻死后半夜热得浑身是汗,按说出了汗以后体温会下降,但是并没有,一直在不停的做梦,梦的内容似乎一直很焦虑。我拼命抑制做梦的内容,想引导一下,但是不成功。这梦一直做到早上7点,我张开眼,看着外面黑沉沉的天空,亚青也还没起床,心想真是累啊。
 
  上午就基本上都在床上度过了。在床上还是热,昨晚到早上小便了有五六次,后来几次几乎是去凉快凉快的。亚青给我拿来泡好的金桔酱?我吃了,接着感觉肚子饿,她又上街买菜去了。上午测了几次下体温,一直在37.7左右摇摆。一直挺到10点半起床,人像踩棉花一样走到楼,中饭已经感觉没什么滋味2了。
 
  吃了中饭,儿子带着狗回东钱湖,我继续上楼休息,睡了一会儿再测体温,居然升到38.6,看样子挺不过去了。3点多到溪口医院做了体检,医生排除了流感病毒反应阳性,这么说应该是普通感冒,医生给配了一点头孢,退热的、清热的药。回家又喝了板蓝根。
 
  晚饭还是没味道,8点多再测体温,发现已经降到37.4了,但是为什么身上感觉这么冷?而且还持续感觉头胀,头痛,昏昏沉沉。
 
  人真是不能生病,小小的一点毛病就把人整得浑身不舒服,做啥事情都没效率了。诡异的是,上一次感冒正好是一年前的这两天,不过上次感冒没发热,所以相对好挺一点。
 
  明天区委统战部要开部务会议,只能请假,明天晚上有一个饭局,也不能去了。但是明天下午佛学院的本学期最后一个例会,我自己安排的,不去不行,希望明天身体能够好一点。

点赞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