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子与一个窗台的记录

发布于 / 感受生活 / 0 条评论

  前两天写的《简单就是不简单》,几个朋友看了之后觉得有点道理,在网上网下都向我表达了看法。于是我化了两天晚上时间,翻看了二十来本相册,找到了那些照片,看了觉得还是有点意思,就用小数码翻拍了,在这里贴一贴。

  儿子出生在1992年,出生的时候,我们还年轻,当时借住在妻单位一个废弃的会议室里,冬天外面有多冷里面就有多冷,经常早上起来,看到桌子上养的水仙花冰得硬绷绷的。由于房子是平顶的,上面没有隔热瓦;北窗外紧贴着的是别人的厂房屋顶,倾斜的瓦片把夏日的热气全部反射到屋内;西面是外墙,往往是半夜二三点钟了,墙壁依然热得烫手。儿子就是这里度过了最初的几个月时间。本来条件就差,儿子一生下来,家里生活全乱了套,母亲辞了乡镇企业的工作专门来照顾我们,由于经济收入少,孩子的奶粉也吃最便宜的燕牌。那个时候好多人家已经办满月酒、拍满月照了,我忙于应付生计,没有心思办这些事情。到了儿子出生快三个月的时候,有一天发现用手去触碰一下嘴角,他会咧开嘴巴笑了,于是借了相机给儿子拍了几张照片。照片上儿子黑黑的胎发也没剃,脸上的肉松松的,很好玩。

  一周岁的时候,儿子刚好开始蹒跚学步,扶着东西独自站没有问题了。于是跑到中山公园给他拍照,总理记念堂前面有个亭子,东侧有个六角形的窗台,给儿子拍了一张站在窗台里的照片,从那时起,就想每年儿子的生日前后,都到这个地方来拍张照片。由于相机是借的,具体的日子没办法定,况且那时候工作忙,因此只有到星期天才能做这事情,所以,每年的拍照时间不一定刚好是他生日那天,大概前后相差一个星期左右,这样拍了有六七年。于是有了以下一组照片。

  这是1993年3月拍的。他刚刚会离开大人的扶持站稳。窗台后面,有一个大人手扶着他的衣服,防止他掉下来。

[align=center]2006-05-12_163527-0.jpg[/align]

  这是1994年3月的照片,两颗门牙长得兔子似的。

[align=center]2006-05-12_163527-1.jpg[/align]

  1995年,3周岁了。那一年,他特别爱扮鬼脸。

[align=center]2006-05-12_163527-2.jpg[/align]

  1996年3月,好象没有长大过,跟前一年差不多的样子,很稚嫩。

[align=center]2006-05-12_163527-3.jpg[/align]

  1997年,跟窗台一样高了。

[align=center]2006-05-12_163527-4.jpg[/align]

  1998年,那窗台上坐不下了,于是坐着拍,感觉还是稚嫩得很。

[align=center]2006-05-12_163527-5.jpg[/align]

  1999年春节过后,我自己病了,呆在家里静养2个多月,没心思再出去拍照。加上男孩子大了,开始不愿意拍照片。于是这一年没有拍,

  2000年,他已经上了小学,这时正读一年级的第二学期。男孩子都爱玩枪,装酷。

[align=center]2006-05-12_163527-6.jpg[/align]

  这是迄今为止他在这个窗台留下的最后一张照片。我在整理这些照片的时候,他正在我的对面静静地做作业,看到这些照片,他认真地看了其中几张,突然笑了一声。我说什么时候我们再去这个地方拍照片好吗?他说好的。只是现在他白天晚上都在学习,双休日又有他自己的兴趣要玩,不知道这下一张照片什么时候能够补上了。

  下面这张照片有意思,左边是去年小学毕业前夕,我帮他拍的标准像,右面是新浪网一个游戏程序,说是他十年后的样子。呵呵,看上去清瘦了,他妈妈端详半天,评价一个字:酷。

[align=center]2006-05-12_163527-7.jpg[/align]

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,转载自: 行摄思书 » 儿子与一个窗台的记录
Not Comment Fou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