竞聘间隙——小镇日子(25)

发布于 / 感受生活 / 1 条评论

2010-12-08_235912-0.jpg
 
  面试结束后,我的生活轨迹又恢复如前。
 
  10月底,独自一人坐班车到董李、大堰走了一趟。按说到了这个季节,从我的业务角度看,下乡已经无甚必要,但是10月以来的那段时间,因为竞聘考试那事,弄得我有些心猿意马,就想着去乡下走走,透一下空气。那个时候交通不便,到董李必须住夜。当天晚上,我借宿在董李乡政府的招待所。记得那天招待所客满了,负责招待所服务工作的,是我们在这个乡的业务单位同事的妻子,她让在乡初中念书的小亲戚晚上回家去,把铺位让给了我,让我感觉很不好意思。这是我在尚田工作时,在里山住过的唯一一个晚上。
 
  山村一到晚上就寂静无比。在招待所碰到一个老师,聊了一会儿天,得知他那年已经38岁,参加工作后一直在乡下。我听着感觉心里有点发毛。无法想象14年后,自己到那位老师那个年岁时,就一直在农村过着这平淡而碌碌无为的日子。董李之行,本是想去透透气,结果心里反而徒增烦恼。
 
  从董李回到单位,吃中饭时,食堂阿姆说,这两天我不在的时候,有人找她问我的事情了。我奇怪,谁在问我的事情啊?向单位同事一了解,原来是县委组织部考察我来了,这个院子里在一个食堂吃饭的单位的人都挨个问了个遍。事后他们都对我说,我们都把你夸得花一样好。我自己想想,这一年多,我也没得罪过啥人,做人循规蹈矩,要想说些我的坏话,也挺不容易的,对这点,自己足够自信。
 
  某一天,在兄弟单位几个朋友处瞎聊,忽然有县里某单位来人,也是差不多年纪的小青年,经人介绍,原来他也参加了竞聘团县委,这是来拉票的。哈,还能这么干啊,于是我说我也参加了,到时候我们相互照顾一下吧。不过,以后这位朋友并没有入围,他白跑了一大圈。
 
  11月初,去宁波召开业务会议。开了两天会,碰到了许多分配到宁波各地工作的大学同学。许久没见,大家都挺亲热的。其中有个比我高两级的女同学,原先在学校的校园晨跑时,经常可以碰到。她跑的方向跟我相反,每天差不多在同一个地段相向跑过,都要笑着挥手示意问好。三年过去,我注意到她脸色憔悴,精神不是太好。据在宁波工作的同事讲,她在跟也是我们同校毕业的高年级同学谈恋爱,那几天是不是病了?我也没好意思问。只是觉得,时间的威力太强大了,强大到足以快速让人变老变陌生。
 
  这段时间的另外一个感想是,经过这次考试,发现自己的知识面真是太欠缺了。在小镇工作,每天浑浑噩噩混日子,无书可看,无话可谈,到了与人比较的时候,方知天外有天,山外有山,尤其是自己在人文历史方面的知识,几乎为零。由于自己在初中高中的时候就没学过历史地理,对政治又不感兴趣,大学时学的又是专业知识,没想到,工作以后,最需要的东西却是这些。那段时间里,我很想有所改变,但又无从着手。这个缺点,一直沿续至今。
 
  11月初,首个寒潮来袭。一天晚上,几位一起在尚田工作的同学在我寝室里聊天,其中一位说,毕业之后一直没有锻炼过身体,干脆我们早上起来跑步吧。于是大家齐声赞同。我以为是大家的戏言,没想到,第二天早上还在梦乡中,听到寝室外面有人敲门,原来他真来叫门了,没办法,只好穿戴起来,开始跑步,三四天下来,浑身酸疼。又过了几天,竟也能在差不多天蒙蒙亮的时候自动醒来,发现锻炼这事,其实也挺好。某一天早上,我独自一个跑出单位大院的时候,忽然听得院门外有几声怪叫,我记得以前上中学的时候,也听到过如此怪声,有人说这就是鬼叫,那天说时人多,不觉害怕,这次是我独自一人,感觉有些心虚,不过既然起来了,也不管他了,跑到外面大路上,已经有农人在路上行走,胆子就大了起来,一直往镇外的公路跑去。跑着跑着,天就渐渐亮起来了。
 
  就在这样的等待中,迎来了这次竞聘的最后一关:参加县团代会。
 
  题头图:那段时间早锻炼时,每天都在经过这桥跑到镇外面的公路上去。对面那个时候还没有房子,经过一条小路,进去有个竹林,跑步之后,我们在竹林里做体操、练拳术。

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,转载自: 行摄思书 » 竞聘间隙——小镇日子(25)
  1. avatar

    发现你的记忆力特别的好,这么些年前的事儿,你还一一记得,真了不得!
    [reply=大道,2010-12-09 10:48 PM]能够记住的事情不会超过千分之几,留下印象的说了,大多数忘记了。[/reply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