忙了一个星期

发布于 / 感受生活 / 0 条评论

  从1月22日到26日,奉化召开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。召开这么一次会议,我作为办公室主任,当然是筹办会议的主角。好在类似的会议在奉化的历史上召开了数十次,大家都轻车熟驾,不用花太大力气。不过这中间出了一些小问题,倒也可以记一下。

  21日上午,我们去检查剧场和驻地,发现剧场还没布置过,外面空着,里面乱着。叫来剧场工作人员,一一交待了,叫来广告公司负责营造氛围的,也一一交待了。下午召集人会议后去看剧场,发现基本上到位了。

  代表驻地在华信国际大酒店。他们正好是开业一周年,这样的大型活动还没组织过,因此各个部门都比较重视。之前,他们召集各部门开了一次会议进行布置,我们行政组参加了。听说这样的协调会他们从来没有组织过,属于第一次。我们看了一下他们各方面的准备情况,总体上还行。大厅里正在张贴一块欢迎标语。外面两张大直幅已经到位了,只有门厅顶一张欢迎标语还没贴好。跟宣传组的负责人打了招呼,明天上班代表报到前一定要挂好。我们以为万无一失了,就回来了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代表报到了。我在单位食堂刚吃了早饭,秘书长就来电话,说是华信门厅那张标语还没有换好。我赶紧过去看,一看果然。叫来了宣传组负责人,他说是早上联系不到广告公司的头了,电话关机。我急得说你赶快找,明年叫他别弄了。找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找到。到9点多了,总算看到他露面,我劈头一句话:你怎么搞的?明年别做了。那个经理吓得脸也赤白,转了一圈子,把责任推给了酒店,说他们的一块没拿掉,他们不好挂,还说头天晚上10点钟他还来催过。我说你半夜三更催个P啊。后来酒店里的人在仓库里找到了那张横幅,说昨天广告公司的人寄放的,没有说怎么弄,交班的人也没交代清楚。一个上午,就这件事情出了秕漏。好多人看到我发火,说那个经理做事情还是比较负责的,我说负责什么?负责了怎么会连这么简单的事情也办不好?

  22日下午顺利,23日上午开幕式,又出了问题。主席台上的人员要排队上台,这个队去年是跟组织部的人一起排的,结果今天临到排队了,却发现他们一个人也没有在台上,我只好一个人点名,让四个队的人列好,时间紧张,真够悬的。还好,第一次大家到得比较齐。进场的时候,基本上都到齐了。

  开幕式上市长报告,发现电视台的记者一定要加上的垫子,让市长很痛苦,后来的照片看了之后,也觉得他站得实在高,高得有点夸张。

  下午审议讨论政府工作报告,顺利。晚上我牵头组织并安排的五个人大代表与网友交流活动,也很顺利。那天晚上我住在酒店,笔记本密码失效,折腾了一个半小时,才重新接通。上网到1点半才睡。

  24日上午专题讨论,又发现了问题,头天我跟代表工委说了,这事这不管了,你们组织好。她说好的。第二天临开始,我们这组主持人问我,各代表团发言的名单在哪?我说这个我也不清楚,他们没给你?他说没有。这事大会之前有个插曲。会议指南印好后,我发现专题讨论每个代表团都明确了发言人。我说这不是封其他人的口吗?会议这样安排没错,但不能印出来,否则其他没有指定的想说也不能说了。我让秘书组修改了那份安排表,重新印刷会议指南,原来安排的发言名单让我给删除了。按照会议的安排,每个组都应该给主持人另外弄一份比较详尽的安排表,我的经验,给主持人自己掌握的安排表,一定要安排得比较详尽,以便他能够弄清楚,那些是程序必须走到的,哪些是自己可以自由掌握的,那些是可以临时发挥的。会议安排的难度就在这于这些。跟不懂的人说这个,真的有些对猴弹琴的感觉。结果在会议结束后的主席团会议上,我差点跟代表工委主任的吵起来。

  24日下午,第二次全体会议召开。这次组织部的人来帮助排队了,没出问题。但刚坐上主席台,收到一个短信,行政组长说,昨晚公安局的治安大队查房,查到代表房间里了,会后叫我听一下情况。那个代表我了解,去年刚跟公安局有过节,他因为集体的事情,私藏炸药。被治安大队查到后,态度不好。治安大队要刑事拘留他,人大作了决定,保了他。两头心情都不愉快。我第一感觉在想,是不是治安大队找他的茬,也向人大示威叫板?

  会议一结束,我坐到3号车上,给行政组长挂电话,问是怎么回事,他说正在找客房经理了解情况,让我回来后说。我恰好看到那个代表拦着市长诉说。主任问我怎么回事,我简单说了说,他说这事你得了解清楚。回到代表驻地,先找行政组长,他正跟客房经理谈话,见我进来,就一起到我房间听情况。原来是,昨天晚上,有便衣来到楼层,亮出证件,叫楼层服务员开门。楼层服务员说这里住的人大代表,那些人说你别管,快开门,吓得服务员赶紧开了门,那几个便衣进去之后,掀开窗帘看了看,又推开卫生间的门看了看,没发现什么,走了。代表说一句话也没有说。便衣说走前说了句对不起。

  我叫来了保卫组,也叫了秘书长、那个代表团的负责人,大家一起了解了情况。据他们说,那些便衣是治安大队的,是根据举报来抓赌博的。来前没经过保卫组,保卫组也不清楚。查了酒店记录,上面写的还是巡警大队。保卫组说了解过了,是治安大队。我说,这事,起码得由检查的警察来向代表道歉,然后公安局要提出加强内部协调、管理的办法,让代表满意。秘书长说有事,先走了。刚离开没几分钟,又来电,说公安局长亲自来找代表道歉。代表团的负责人去接洽了。我说这样,这事差不多可以了结了。保卫组说我们做了这么多工作,让他们一搅,白做了。

  25日上午,参加代表团讨论,结果所在代表团的两个代表说,昨晚公安局的人又来查房了。我一听大吃一惊。转身去了保卫组了解情况。保卫组的两个房间都关着门。我敲开一个,房间里面黑乎乎的,探出一个头。我问,昨天你们查代表房间了没有?他说查了,我说怎么回事,他说是他们所长在面大厅有几个小混混,查问了一下,说是某某房间的客人,因此,叫他们去查一下房间。他们就去看了,表房间里除了代表,没有其他人。我说你们没说自己是保卫组的?他说没有。我说你们怎么可以随便去敲他们的门?说完就转身回到讨论地点,向代表作了说明。

  就在这当儿。公安局的副局长来电,说正在过来,要我在大厅等一下。我下到大厅,看到保卫组的几个人都在。我又问了前晚的情况。他们说,这事情他们实在是小心出了问题,本来是好心,但过了头。公安局的副局长到了,刚要说第一次的事情,我说昨晚你们保卫组的人也去敲代表的门了。他一听,又大吃一惊。说我们的活又白干了!

  保卫组强调这次是他们小心过头,第一次的事情与他们没有关系,我说与你们没关系,可是与你们的局长有关系的。副局长说,与我也没关系的,我最后一次了,这样的事情从来也没碰到过,干脆把我撤了算了,我无所谓。酒店董事长本来在我们一组讨论,这时候也下来,说话比我还要重,说这个时候你们来检查什么?这时,秘书长来电,说派出所的所长跟他一起来代表团说明情况,我就转身去了代表团讨论点。

  派出所所长说了昨晚事情的经过,满口说对不起。代表也觉得不好意思,说没事了没事了。代表团长一方面肯定了公安局的保卫工作,一方面批评了工作的不当。加上秘书长在一边帮着说话,这事也就过去了。

  这以后,大事总算没出。晚上宴请,总体顺利,26日上午代表团活动时间很短,下午闭幕式,第一阶段主席团上的列席人员没上去,第二阶段才上来。224个代表,到会216个,市长选举全票,出席宁波第十三届人大的代表增选,除了联名推荐候选人的10票外,也是全票,从理论上说,这次会议圆满成功。

  26日的闭幕式,开始去的时候和出来的时候,都有雨雪夹着下。会议结束,回到办公室是下午3点,我上网到近5点了,把人大网上新闻补齐了。然后赶去华信,和办公室的人吃了饭,算是慰劳,也算是年夜饭。到7点光景回到家,简单洗了洗,想打个盹。结果,一躺下就起不来了,一直睡到今天上午8点半起来。下午,又睡了两个小时。这才算补了一个星期的乏。

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,转载自: 行摄思书 » 忙了一个星期
Not Comment Fou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