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典考验下的党性更具光彩

发布于 / 谈古论今 / 3 条评论

  5月初,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,一下子把奉化这座宁静小城里的宁静生活搅起了层层波浪。突然间,我们的生活变得无所适从,尽管媒体一再宣传非典可防可治,但是人们的恐慌心理却有增无减。一时间,大街上、商店里,人流剧减,大家人人设防,尽量减少外出、减少集聚。是啊,在这“是非”关口,谁不知道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躲在家里还可以减少感染的机会嘛。

  不过,在危难之间,总是需要有那么一群人,在紧要关头挺身而出,奋勇向前,迎接挑战。在奉化历史上,滔滔洪水、熊熊野火,凶猛恶徒,那次不是败在党和政府手下?对此大家早已习以为常了,有困难,找政府嘛,有考验,党员上嘛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但唯有这次,考验显得更为严峻,因为我们的敌人,只显出其凶恶一面,却不肯露出其凶残的本相,谁也不知道,它到底躲在那个角落里,会向谁发出凶狠的一击。

  因此,在可怕的非典面前,我们共产党人到底还是没有被吓退。本人参加了非典防治办公室的工作,尽管没有冲在第一线,但是所见所闻,却不得不令人赞叹,在非典考验面前的党性,显得更为光彩夺目:

  一是“让我上”型。非典疫情初发,就有不少党员写信给党组织,要求“让我上”,到一线工作,全然没有东顾西虑,在这条战线上,好多同志一战就是一个多月。平常可能不能排除会有人作秀表现,但这次,没有深思熟虑,没有成竹在胸,恐怕要作出“让我上”的决定,是比较难的。

  二是“顾不了”型。疫情突然,人们显得恐慌无比,而要采取的隔离措施也是强硬无情,好多被隔离观察的人就象突然挨了一闷棍,突然失控,甚至想突出“重围”。参加隔离区管理的同志,甚至来不及采取措施,上前就一把抱住,强行将其送回隔离处。别人替他捏了一把汗,他自己也想想后怕,但是“大敌当前”,“顾不了”那么多。

  三是“没什么”型。工作太忙太累太繁重,晚上不能按时回家,这是常事,就连在身体不舒服的时候顶岗顶班,也是常事。就拿非典防治办公室不大的一支队伍,一仗下来,头疼脑热、身体不挂点“彩”的几乎没有,半夜回家,咬咬牙,第二天照常上班的,比比皆是。还说,比起一线工作的同志,这点苦,算不了大事,“没什么”大不了的。

  四是“算了吧”型。七一前夕,市委要表彰一批在非典防治工作中表现突出的优秀共产党员。名额有限,大家一起推选,领导说,我们就“算了吧”,要评的话就评一般同志吧;年纪稍大点的,说我们也“算了吧”,让年轻同志上吧;一般同志说,我们也算了吧,领导比我们辛苦,压力变我们大,还是评他们。推来推去,觉得评谁都合适,自己“算了吧”。的确,好象很少在如此短短时间的考验中,人人都表现得这么出类拔萃的,在荣誉面前如此你推我让的。

  ……

  太多了,难以一一列举。

  生死考验,在和平时期并不多见,尽管这次危险情正要暂时的离我们远去,现在想想,好象大家做的也并不惊天动地,但是回头看看,我们不得不感叹,正是广大共产党员和一批先进分子,在这次考验中交出的令人满意的答卷,才使这非典恶魔退避三舍。党性的光芒,能够压住一切艰难险阻,带领人们战胜困难,奋勇前行。

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,转载自: 行摄思书 » 非典考验下的党性更具光彩
  1. avatar

    你又没请我,我哪来的酒喝。隔离多好呀,天天在家睡觉,上网,看电视,不用上班,吃饭有人送,还有人经常打电话来慰问。真是太羡慕那些被隔离的人了

  2. avatar

    天,你[eek]有没有喝酒?

  3. avatar

    在非典那会,我强烈要求被隔离,可就是没人理我,你们这个工作是咋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