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酒事

发布于 / 自得其乐 / 6 条评论

  我生来不善饮酒,家里人也全一样,估计是遗传基因作崇。记忆中喝酒最多的一次是25岁那年,在乡下蹲点时。有一天晚上,到一个老家在当地的同事家吃饭,被逼着一口气喝了半斤多啤酒。喝完酒,正是夕阳西下,风光无限的时候,我头重脚轻地跟着大伙儿一起出门,放眼望开去,发现不单是夕阳红得跟血似的,眼前的一切都笼罩在一片红光中,连门口的白墙壁都血红一片,吓得我赶紧折回屋内,往人家的三人沙发上一倒,再不敢走了。那天晚饭后本来安排好要去村里做工作的,自然请了假,去不了啦。记得我躺下时,中央台的新闻联播正好开始,我一躺下就嘴巴不停地说,一说就是三个小时,说了些什么自己也不知道。晚10点,晚间新闻开始了,我才感觉恢复得差不多了,告辞出来,也没要人家送,晃晃悠悠走了二里地,回到住地,澡也不洗就钻进蚊帐睡了。第二天一大早上醒来,感觉浑身粘乎乎的难受。那是1989年6月上旬的事情,记得那年的6月天特别热。

  从此以后,再不敢多喝酒。

  可是人在江湖,有时候不喝真不行。所以年轻的时候,每逢有酒席,我一般吃不饱饭,因为没喝几口就得逃离了,或者在人家的沙发上蜷缩一会,或者就干脆倒在人家的床上。好在后来风气日改,劝酒没以前那么厉害了。所以我坚持在外面吃饭不喝酒,慢慢地,在酒这件事上,我的名气也响起来了——反正熟悉的人都知道我不喝酒。

  按说,不喝酒的就没有啥酒事了,可是我的酒事,却也还有一些。熟悉我的同事给我总结了两件:

  一件是醉虾没死我先醉。10多年前,我们这里流行一道菜,就是烧酒醉活虾。把新鲜的活嘣乱跳的河虾,放在透明的玻璃盆里,加上高度烧酒、酱油等佐料,上面扣上玻璃盖子,直接上桌。看着这虾跳着跳着没劲了,就可以小心翼翼地揭开盖子捞着吃。这菜最好吃的是虾还没被完全醉死的时候,入嘴最鲜。有一次,人家请吃饭,上桌的就有这菜。大家一边总结这虾的吃法,一边招呼我吃。我品尝了几只,感觉味道还不错。过了一会儿,感觉有点心动过速,一扭头,从餐厅墙壁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通红通红。心想我没喝酒啊,怎么也跟喝醉了似的?正自言自语呢,旁边一人说了:你不是刚吃了醉虾吗?那里有酒吧。我一想,自觉好笑:看那玻璃盆里的虾,还有几个还在动弹呢,我却先现醉态了,可乐!

  另一件是一顿饭醉三回。前几年,有一次同事聚会,说非得让我喝点。我想反正是同事,大家都熟悉,喝点就喝点,见好就收便是。于是拿红酒兑了矿泉水,搞成“粉红色的回忆”来喝。没喝几口,就感觉心跳加快,肚子发烧,脑袋也一个劲地耷拉下来,直接进入了“不言不语阶段”。于是不敢再喝了,过了半个来钟头,人家又让我喝,我感觉好象醉酒症状轻了点,于是又喝了几口,没一会,又感觉脸烧起来了,症状如前,于是又不声不响了。如是有三。最后,酒宴结束,走到大街上时,大家都有了几分醉意,唯有我,却感觉神清气爽了。同事们事后说我创造了吉尼斯记录——吃顿饭,醉三回,最后还是最清醒的。

  酒不会喝,有好的也有不好的。好的是自己不用跟自己的身体作对。有时候看着别人把那么贵重的酒,大口大口的灌下去,然后跑到卫生间哇哇吐出来,接着回到酒桌边,痛苦万状地接着喝,觉得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――何必以自己的痛苦换取别人的痛苦呢?不好的是,你跟同一个人都已经吃了三五次饭了,人家还不认识你——不喝酒的,总是龟缩在酒席的最角落,别人是不大会注意你的。这样,朋友圈子会变得很小,尤其是在现在这样的风气下,不会喝酒的不算是一个另类,至少也是个不入类的。不过,有时候想想,把一生中的大好时光浪费在杯盘交觥中,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,喝得老婆背靠背,实在也没多大意思。不认识就不认识吧,圈子子小点就小点吧,看那以前风光无限、叱咤风云的老干部们,退休几年后,每天晚饭后佝偻着背,手里捏着两健身球压马路的样子,就想,以前喝过多少酒,交过多少朋友的,跟没喝的不会喝的,全一个样子啊。

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,转载自: 行摄思书 » 我的酒事
  1. avatar

    正文幽默调侃,结语悠长深刻。

  2. avatar

    不喝酒是一种境界,我要学习学习再学习

  3. avatar

    总结了一下,发现我也不会拒绝

  4. avatar

    我也一家之言,会喝酒的可别拍我,呵呵

  5. avatar

    饭桌上虽不大会喝酒,但被人劝时难免会喝两杯,难免会感觉不适,我把这个归类于我脾气太爽。而家人朋友却说因我不会拒绝所致,不会拒绝说明我不成熟,这是家人对我的总结。哈哈。。。

  6. avatar

    哈哈看了此文真是深有同感,我也像你一样,所以对吃饭的邀请都畏首畏尾,有时盛情难却,只能挺身赴险啦。作为女人,要是醉态可掬,未免不雅,所以还是尽量避免了[smile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