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月末的这几天

发布于 / 感受生活 / 7 条评论

[align=center]2008-03-31_235243-0.jpg[/align]
  3月27日
  
  3月份,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,苦读8年的儿子,刚刚过了16周岁生日,就迎来了人生中第一个最重要的考试。

  儿子上了初中之后,学习成绩一直有升有降。月考的最好记录是年级段38名,最差的记录是150名开外,估计200名左右。按说,在他们学校同一个年级上千名学生中,这个成绩不算太差。但是,对于他们都想进入的唯一一所重点高中,考试正取的不足5%的比例算起来,正好是不上不下的水平。不知道孩子是不是有心理压力,反正我们是一直在焦虑中度过了这几年。

  这个学期一开学。我们就天天给他灌输,要抓紧最后的时间,争取在初中的最后阶段作最后的搏击。在我们看起来,儿子好象并不大上心,每天按照学校的作息时间完成课时、家庭作业外,在家里很少复习功课,每天晚上8点半以后,基本上就不再看与功课有关的东西了。总是吃点东西,看看闲书,到9点半上床睡觉。与起同事们在传说的谁家的孩子作业要做到半10点11点相比,过得意外的挺轻松。我们有时候要说他不认真,却少不了偶尔跟他发生点冲突。

  昨天早上,他到学校去的时候,说喉咙疼。我们有点慌。这几天正是传言奉化中学理科班考试资格选拔并提前招生的日子,在这个节骨眼上病了可怎么了得?早上嘱他吃了点中成药。本来晚上他们要补课的,却不料晚上6点他回来了,说是浑身不舒服,请了假,晚上不能参加补课了。吃了晚饭,我们赶紧送他到朋友处看病。配了中药,回来请母亲煎了先喝了一汁。今天早上6点,我在睡梦中隐隐听他说好象不发热了,但没力气。但还是准时去上学了。

  中午,我给妻打电话,却是他接的。我奇怪,他怎么又回来了?妻说他下午没正课,所以回来休息了。晚上,有几个摄影界的前辈来奉化。朋友叫我去陪,我推辞再三,推辞不过,只好去了。妻晚上又刚好参加单位的气排球比赛,留下儿子一个人留在家里。他几次打电话问我啥时候可以回家。晚上6点不到的时候,妻来电话说,儿子学校明天上午8-12点要举行理科班考试资格的选拔,让我早点回去。我这边朋友推不开,到回家的时候,已经9点钟了,儿子已经睡下。我蹑手蹑脚洗漱了一下,大概9点半,儿子起来上卫生间。我问他,说是身体仍然不舒服。我说晚上你好好睡,明天考试的时候只要仔细点,别担心,没关系的。他应了,又睡下。10点,妻回来,10点半,儿子又起来上卫生间,我们替他量了一下体温,发现有37.9度。妻说要给他去买退热药,我说等体温退下来,不得到半夜2、3点?再说药物退热中要大量出汗,很伤元气的。妻跟儿子说,要不给你酒精擦一下?我说你要弄得他清醒得睡不着觉?儿子也说算了,又躺下了。

  明天一大早儿子就要抱病去参加考试,从小学到初中,苦读了那么多年,在这个最重要的时候,却病了。运气真的很不好。不知道他晚上能不能睡好?很替他担心。忐忑之中,我回到电脑前,打下了这些字。 (3月27日晚23:30)
 
  3月28日
 
  一大早,儿子准备参加考试去。临出门前,妻交代,早上考完了之后,如果身体吃不消,你早点回来,下午休息吧。儿子说好的,出门走了。

  一上午,在单位老想着儿子考试的事情。很快时间就过去了。

  中午,打电话到家里,问儿子有没有回来,说没有。

  晚上到家,发现儿子体温仍有点高。问考试情况怎么样,只说,还好。我知道,再问也问不出结果。

  妻单位下午的气排球比赛得了个亚军,晚上庆祝到11点半才回家。
 
  3月29日 周六
 
  上午,儿子说去学校参加科学竞赛。我照例睡懒觉。

  早上睡到快10点的时候,妻接到他单位同事的电话,说你儿子入选了!妻说,是参加选拔的资格入选了,昨天已经考过了,现在还不知道答案。那同事说,不是的,考试结果已经出来了,有人打电话告诉她了。妻顿时兴奋了,飞快地拨通了儿子班主任的电话,问情况。班主任老师说,通过了,她最担心的三个小家伙,这回还算争气,都通过了。

  起床,决定去儿子的学校看看。我把车停在校门口,妻进去了,过一会儿说来,给我看她拍下的照片,儿子的名单果真在其中,全校选拔38名,他在第36的位置,还算不错了。
 
[align=center]2008-03-31_235243-1.jpg[/align]
 
  中午儿子回来,说他上午考试前就知道了,与前两天比较,他的情绪明显有好转。

  下午,儿子继续去学校补课,我们看天色不像下雨的样子,决定去老家扫墓。

  路上,我们议论,这两天儿子虽然嘴上不说,但时有嗯气叹气的表情。我说,儿子碰到事情,轻易不会挂在脸上,也不会跟家里人说,这点很像我。家里人都很赞同:儿子长大了。

  傍晚到家,快5点半了,做饭来不及,决定上酒店,小小的庆祝一下。临去前,发现儿子仍然有点微热,决定先到朋友处看医生。医生朋友看了一下,说,我平时不主张挂盐水,为了能让他在4月3日前恢复正常,在吃中药的同时,挂两天盐水吧。

  在酒店吃了饭,父亲陪儿子挂盐水,母亲回家煎中药,妻回来开车,再去诊所陪儿子。我去我们的影室,继续每周一次的交流。儿子衩战过关,大家的心情总算有点放松。
   
  3月30日 星期天 
 
  上午阴有雨,儿子继续在学校补课。我睡懒觉。下午去林家、西圃、沙堤看桃花。

  晚上,儿子继续去诊所挂盐水。
 
[align=center]2008-03-31_235243-2.jpg[/align]
   
  3月31日

  又上班了。跟几个同事,朋友说了儿子的事情。大家都为此高兴。中午,同学汪打电话来,说他儿子差一点没选拔上,校长答应给做工作,要我也给有关领导打个招呼。晚上,问同学这事办得怎么样了。他说要等到考试前一天才会最后确定。他还说,这考试的事情,最后很难说的。因为目前已经有200多个人有考试资格,最后录取的数量是150。总会有人淘汰掉的。除了实力,还得看运气。

  儿子在这次选拔中,排名是比较靠后的,这么一说,又有点担心了。这两天他有点骄傲情绪,搞不好会马失前蹄的。

  因此,打完电话,我给了儿他一个警告。问他有多少把握,他说不知道。晚上,他复习功课才到快9点了才完。这在过去,也是很难见到的。也许,压力又回到了他的身上。
 
  3月就这样过去了。在最后一天里,我还是为儿子祈祷,希望他能够顺利过好这一关。

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,转载自: 行摄思书 » 3月末的这几天
  1. avatar

    阿碧眼神真好

  2. avatar

    真有一个,不过同名不同姓,呵呵

  3. avatar

    竟然在名单上看到一个跟我同名的人

    孩子是心头肉,连心的。。。

       阿碧

          

  4. avatar

    说自己很严肃的,一般都不大严肃。

  5. avatar

    我一般都是很严肃的,是你老不严肃

  6. avatar

    这回说得很严肃,也很对。

  7. avatar

    等上了高中,又要操心考大学,上了大学还要担心以后的工作,真是有了孩子就有操不完的心。
    养儿方知父母恩,这话真是不假,想必当初父母也是这样的为我祈祷,希望我能顺利的度过人生中的每一个关口。如果这世上还有谁能替自己当子弹的话,那就是父母了。